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文藝 > 本土原創 > 正文

愿做你家窗前的月光

2019-01-31 10:57 伊犁日報  

元旦一過,天氣變得驟然寒冷起來,三九將至的這兩天,窗外滴水成冰,窗內也并不暖和。每日頂著霧沉沉的天空上班,下班后像打仗一樣沖向家中,幫媽媽擇菜做飯,兒子回家后還要輔導、檢查他的作業,沉重的工作與生活負擔壓得我心頭沉甸甸的。

唯有每個月去伊寧縣阿烏利亞鄉克孜布拉克村看望我的維吾爾族親戚阿麗艷木時,才感覺生活多了一縷色彩,一縷暖色,是一年365天當中最暖最特別的日子。

克孜布拉克村是我們單位的結對幫扶村,地理位置偏遠,村域范圍大多為山區草場,村民多以畜牧業為主。我的維吾爾族親戚阿麗艷木家耕地只有3畝,主要收入是靠阿麗艷木的丈夫阿扎提做生意買賣牲畜。阿扎提大哥今年剛滿50歲,是一個非常樸實、善良的中年牧民,紅光滿面的臉頰,微微腆起的肚子,親切隨和的言語,在村委會見到阿扎提大哥的一瞬間,一種天然的親和力就將我們緊緊聯系在一起,我們互相握著手說著你好,亞克西姆塞孜。也許我口中的語言不是很流利,但我們彼此的問候是真心的,也都是真誠的。

記得那天在村委會結束了結對認親后,阿扎提大哥開著他家的電動三輪摩托車,將我接到他家。盡管來之前我就穿上了厚厚的長羽絨服以及棉靴,戴著毛線帽子與圍巾。但這畢竟是新疆的冬天,坐在電動三輪摩托車上,夾雜著點點雪花的寒風一陣陣向我裸露在外的臉頰襲來,我用厚厚的手套捂住臉,說出來的話也像被寒風凍住了似的,一個字一個字往外冒:“阿扎提哥哥,你房子快到了嗎?”

也許是他的國家通用語言水平有限,阿扎提大哥不太能聽懂我的話,只是轉過頭來向我微笑,示意我放心。

坐在電動摩托車上,我繼續前言不搭后語地問:“今天你房子人多嗎?家里共有幾個人?”

阿扎提大哥轉過頭,認真地豎起一個指頭說:“一個,就一個。”

這句話他倒是說得特別流利,而且還特別嚴肅,特別認真。聽完他的話我就開始鬧心了,低下頭來沉思:“家里就他一個大男人,這可怎么辦?”

事實證明,我的猜想僅僅是猜想,而且是瞎想,亂想。憨厚樸實的阿扎提大哥,原來也會開玩笑啊!

好像是對我剛才那一番胡思亂想的回應,在走進阿扎提大哥家大門的那一刻,我看見繡花的門簾被輕輕挑起,一個年齡比我稍長幾歲,穿著綠色毛衣的中年婦女出現在我面前。她皮膚白皙,身段苗條,面目清秀,這就是阿扎提大哥的妻子,美麗善良又心靈手巧的阿麗艷木姐姐。

也就是從這一天起,我與阿麗艷木姐姐一家開始了濃濃的“民族團結一家親”情緣。2018年春節前,阿麗艷木姐姐的小女兒迪麗努爾放假了,她要來伊寧市補習數學。聽到這個消息后,我熱情地邀請迪麗努爾來家里做客,開始我還有些顧慮,不知道怎樣招待這位與我們風俗習慣不同的小姑娘,可是接下來的三天里,迪麗努爾的開朗以及開心的笑聲完全化解了我的疑慮與緊張。在我家里,早上我們一起喝奶茶吃馕,中午一起吃從美團上訂的美味午餐。到了晚上,一碗牛肉面也會讓我們歡欣歌唱,我的家人也與我一樣,都在內心深處將迪麗努爾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顯而易見,阿麗艷木姐姐一家都非常重情義。這次見面之后的春節,阿麗艷木姐姐和阿扎提哥哥又帶著禮物,全家人穿戴得齊齊整整來我家里拜年。要走的那一刻,阿麗艷木姐姐開心地告訴我,她給我取了一個名字,我問她叫什么,她說:“就叫阿依努爾吧,月光的意思。”

其實,就如在新疆生活了幾十年的著名詩人沈葦所說:“邊疆哪有這個民族那個民族,只有一個個的人、一顆顆的心啊!”阿麗艷木姐姐,我愿做,愿做你家窗前的一縷明亮月光!□(伊寧)李曉寅

責任編輯:馬艷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868彩票 智赢彩票 | 快发彩票 | 欢乐彩票 | 财神彩票 | 盛世娱乐彩票 | 幸运彩票 |